2013年4月11日 星期四

擺振揮動速度研究--作者:植田 史生,吉田 泰將-慶應大學,日本



擺振揮動速度研究
作者:植田 史生,吉田 泰將-慶應大學,日本
中文翻譯:魔狂月(台灣-武者修行


簡介
     在你日常的練習中,你應該要用什麼角度舉起你的竹劍,又應該從什麼位置揮下來?在平成10年,第31屆日本武道論壇,提出了兩份研究:“擺振的變化 - 舉劍時劍尖的頂點位置所引起的特定變化 - 會導致劍道教學方法的變異”和“劍道的擺振教學方法 - 空揮時在不同的位置停住劍尖, 手臂的動作變化。
     這是個以植田 史生教授(教士7段)和助理教授 吉田 泰將(7段)為中心的研究團隊,兩位教授都來自慶應義塾大學。這兩個研究人員,長期以來都是做有關擺振的研究,並持續用科學的方法找出最有效率的擺振方式。在這裡,他們解釋在實際使用上,擺振是有效率的。

對曖昧的教學方法提出質疑

植田

      我身為慶應義塾大學劍道俱樂部的教練,每年都會看到這個問題,當成員從全國各地聚集在一起,這個問題就會發生。雖然我們以擺振為範例來指導,而這應該是每個學生都被教導過的東西,但事實上,根據他們來自不同的地區,擺振動作也有非常大的差異。我覺得,為了能夠指導所有的人,有必要開始教他們何謂正確的擺振。在慶應義塾大學,有許多學生在高中生涯裡並沒有在比賽中取得優秀的成績,事實上,有許多學生可以說只是初學者(這是比較相對的說法!)。我想,讓他們精通正確的基礎是最好的,這樣他們可以在這4年裡提升他們的技術水平。舉起竹劍然後互相打擊是沒有對手就不能做的練習,但擺振是你可以自行練習的東西。我覺得構型與擺振是劍道的重要因素。近來,我們有重訓器材,所以我們可以很容易地做力量的訓練,但在過去,他們沒有這樣的東西。擺振很有可能就是那時的力量訓練。
      在每年日本武道論壇,都會提出一個研究課題。在平成10年,當時場地辦在慶應義塾大學,我們擔任主持的角色。當我們在想該提出什麼研究課題時,我們靈光一閃想到要提出有關擺振的東西。我深入研究下揮時該停止在什麼位置,而吉田老師研究上揮時該用什麼角度。

吉田

     我第一次注意到指導方式“往後揮動竹劍直到碰到你的臀部”和“往上揮動竹劍到45度”。

植田

      談到'45度'的方式,我們有些擔心,一個人是否可以辨別竹劍在什麼角度,因為它是在身體後面不能看到的位置。我們在想是否真的有必要規定竹劍應擺回到某個角度,以及如果只教自然流動、無指定角度的後擺運動是否可行。我們也懷疑,是否有一個最理想的下揮停止位置。談到擺振的概念,常會教導將右拳停止在右肩膀的高度。然而,在做擺振時我們常被提醒要將劍尖停止在對手頭部的高度。如果你將你的右拳停在你右肩膀的高度,劍尖將會停滯在一個相當高的位置。我的研究方向是試圖從剛才哪些擺振的方式中找出何種下揮竹劍的方法是最有效率的。
      目前就我所知,擺振的方法中 “ 揮動竹劍直到觸及臀部”,所謂的“jogeburi(伸展擺振)”是一種用於指導兒童的擺振。如果你只告訴孩子們直直地揮劍,這樣的說法是很難讓他們明白的。透過讓他們對齊竹劍與尾骨,你可以教他們正直的竹劍路徑。
   事實上,擺振在全日本劍道聯盟的“幼兒指導要點”中只有兩種, “ jogeburi(伸展擺振)”和“sayufuri(素振)”。直直地揮劍在一個假想的對手,稱之為“shomen打擊”。換句話說,可以看出其實這不是擺振,而是在學會打擊階段的一些過渡步驟。儘管事實上shomen打擊本身就是在執行擺振的動作,但它並不作為一個術語存在。在這項研究中,我們用“空氣shomen擺振”來稱呼它。

吉田

     看起來“shomen打擊”有可能不是擺振,而是在剛穿上護具的階段,實際操作打擊的動作。在中野 八十二所著的“圖示劍道詞典”中有所謂的“進退面打擊擺振”,我們可以很安全地認定這就是shomen 擺振。

植田

      劍道的擺振和基本技術在戰爭結束後就被標準化,大約從昭和30年代後半期至昭和40年代。當時的核心人物是中野 八十二老師。由於中野老師推出“圖示劍道詞典”,其內容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戰後教學方法的基礎。

吉田

      如果我們再進一步從那個時間點往回推,我們可以找到高野 佐三郎老師的“劍道”。“ 劍道”這本著作是一個起點。因此,許多之後的教學書籍,其構成都是以“劍道”為範本,而且有很多的書籍幾乎都使用與 “劍道” 相同的用詞。

植田

      目前,我們幾乎從任何可能的觀點來研究劍道,但令人驚訝的是,幾乎沒有任何有關擺振的研究或是數據。

舉劍動作的研究

植田

    在這次調查中,我們得到了五位有劍道經驗者的合作,範圍從三段到第7段,以及5位無劍道經驗者。吉田老師在他的研究中也使用了同樣的受試者。

吉田

      植田老師使用肌電圖(EMG)的方式來觀察,而我使用高速攝影機來分析動作。對於這些觀察資料,我們首先將舉劍方式分為四種類型(見插圖)。我們設定將劍舉到臀部的擺振為 1,並從那裡開始依序為擺振 2、擺振 3,最後我們設定上舉45度為擺振 4。我們是根據各種教學書籍和劍道雜誌中的擺振照片來選出這4種分類。其實,不管你是讀哪一本書,其說明文字都是幾乎相同的,但是擺振的照片卻幾乎完全不一致。我們看著這些照片,其中一個擺振方法是碰到臀部,也有一說是把劍尖插到你身後的牆,此時竹劍成水平的狀態。然後又有竹劍以搖擺的方式以指出對角線。我們將其劃分為四種類型。
4類型的擺振測試:
  1. 在270度角向上揮劍
  2. 在225度角向上揮劍
  3. 在180度角向上揮劍
  4. 在135度角向上揮劍



植田

     當吉田老師跟我說,“似乎還有一種揮劍方式,像是將劍尖插到你身後的牆一般”我抱怨說這是荒謬的。這是因為如果你用這種往後插到牆面的方式揮劍,你的手肘將會停在你的頭後面。我覺得這種揮劍的方式可能是沒有效率的。

吉田

      在開始調查之前,我們有請我們的受試者實際練習這四種類型的擺振。我們請同一位受試者進行全部四種類型的擺振。接下來,我們測量這些擺振的方法在下揮時何者能產生最大的劍尖速度,我們在相位8(phase 8)測量數據(參見局面圖)。
  


   從結果來看,發現擺振 3有最快的劍尖速度。而擺振 4是最慢的。如果要我試圖解釋,似乎是因為擺振 4的情況下你的竹劍只有微微向上的,它是不能夠順利地切換到下揮的動作。結果,你也只能夠靠你的手的力量來揮劍。
      此外,從這個研究中我們才知道人類要從看不到的位置調整竹劍的角度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在調查過程中,我們請受試者進行這四種類型的擺振,當我們指示他們 “ 往後擺振到某個位置上”,但是他們每個人往後擺振的位置差異很大。一開始他們大約有擺回到指定點,但當他們持續擺振竹劍,舉劍上揮的角度會呈現穩定變大的趨勢。
     雖然結果擺振 3是最快的,但實際的往後擺的角度卻是介於擺振 2和擺振 3之間。 如果你看圖“劍尖速度的變化”,我想你會明白我的意思。此圖是受試者 M.,就他的數據,擺振 2是最快的。其次才是擺振 1和擺振 3。


植田

      基於這些結果,我們傾向於認為在視野所及的位置要控制角度不是問題,但是嘗試在視野之外控制角度就不是一個好主意。請第三人用從側面觀察的方式,抓出一個大概的角度來表示應該會比較好。

調查擺振下揮的停止位置

植田

     我們設定了兩個劍尖停止位置。其中一個位置是當右手與右肩的高度等高的時候劍尖到達的位置,另一個位置是停止在假想對手的頭的位置(見插圖)。由於對手可能有各種身高體型,因此我們採用受試者自己的頭部高度。我們正在尋找的結果,是一個貼近實戰的動作。事實上,擺振對於實際戰鬥的動作有好的影響,所以擺振在肌電圖上顯示,平均分配的力量運用將是最好的。

      我們調查發現,擺振 1、擺振 2的肌肉使用是最有效率的。我們測量肌電圖並作成圖表,並查看結果(見“擺振 1 擺振 2的肌電輸出比較圖)。對於這個實驗,我們在舉劍的部分沒有作出任何的規定。




吉田

      讓我們看看結果,擺振 1,右手停在右肩高度的劍尖位置,我們看到一個情形,右手臂的肌肉緊張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在右手的三角肌張力尤其頻繁。甚至切面的動作已經結束,它仍然緊張。另一方面,擺振 2,,劍尖停止在頭部高度,肌肉緊張在切面結束後很快的就消失。

植田

      在實際的戰鬥中,兩個步驟的打擊和持續地打擊是必需的。為了迅速轉移到下一個動作,首先必須將打擊後的緊張肌肉群轉換成放鬆的狀態。在擺振 1,肌肉是不斷緊張的,而且無法順暢地轉移到下一個動作。我們可以說,擺振 2讓肌肉的使用更加符合實際戰鬥的動作。
      順帶一提,我們在擺振 2只指定了劍尖的停止高度,但是當我們開始實驗,我們看到大多數的受試者將他們的拳頭帶到心窩(solar plexus)的位置。
吉田
      在這個實驗中,我們在右肩以及頭部高度的停止位置各拉了一塊橡膠,來測量劍尖觸及該橡膠時的尖端速度。在擺振 1的情況下,我們看到最大尖端速度不是發生在觸及橡膠時,而是發生在觸及橡膠之前。

最有效率的擺振

植田

      我們希望當人們想到吉田老師的後擺研究時,也會想起我的下揮研究,不是分開的兩個研究,而是一起的。也就是說,這個擺振研究所得到的結果是有效率的後擺和下揮的方式。總而言之,有效率的擺振應該會是像以下這樣:
首先,有關舉劍的部分, “ 從構型出發,盡可能地提高雙肘”。不需在意劍尖的位置。
吉田
      然而,有一個重要的先決條件,就是握劍的左手是不能鬆開的。如果你鬆開,你最終會變成不同的動作。

植田

      沒錯,你必須用正確的握劍方式來抬高雙臂。這是一個重要的條件。如果你仔細想,你可能會懷疑在上舉研究中的擺振 1如果沒有使用正確的手之內是否會有同樣的結果。

吉田

      是的。如果你不鬆開左手, 竹劍要碰到臀部是很困難的。
至於下揮的部分,你應該“向下揮到自己頭部的高度”。這是指定劍尖高度的最佳方式,而不是用手的高度來當做基準。由於每個人的體型都不同,因此他們頭的高度也都不相同。
吉田
     另外一件事情,我可以很確定地從本研究的結果來解釋,你必須先使用肩膀、然後手肘、最後再手腕,依照這樣的順序就會變成了以肩關節為中心的動作。最棒的是可以充分地利用手腕的扣擊(snap),而不是像一條鞭子。有一些動作經常被看到,當擺振時將右手停在肩膀高度,他的動作的順序會直接從肩膀然後就到手腕。最終那個動作就會像一根直桿,而不是一條軟鞭。

植田

      如果你用這種直桿的方式做擺振,需要多花額外的力氣且會導致額外的疲勞,而且重複進行多次,甚至有可能會傷害手肘。如果手肘可以有彈性地伸展,他們的負擔會比較少。

植田

      當教學如何打擊面時我們經常使用這種指導方法,“當你已經擊中面之後,伸展你的雙臂。如果你試著在你的身體正面向前的情況下伸展右臂, 你就會看到, 此時左手臂是彎曲的。而為了伸展雙臂,你沒有選擇,只能呈現半身的站姿(側面面向對手),這樣的狀況很難形容說是正確的擺振。

吉田 

     如果這些指導方法只是說,“盡量伸出你的手臂,伸展他們!” 那麼對於被教導的人是很難瞭解他們到底是要做什麼動作的。像 “ 你應該用伸出雙手的方式來結束打擊”,這樣可能是一個更好的表達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